Ca88亚洲

北京西路口的爱情_爱情文章_好文学网,飞机不会停

十一月 23rd, 2019  |  Ca88亚洲

北京西路口的爱情

他的名字叫阿怪,当然不是真名,是他自命的,原因是Eason有一首歌叫“阿怪”,他说Eason唱的和他想的一样,因为他总是在准备云游四海。

时间:2017-03-20 13:33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阿怪是个闷骚男,当然,据我所知他是的。我们寝室四人约定了这个圣诞节前都要找到女朋友,鉴于去年圣诞节的孤独,我们十分抵触一群单身狗一起过圣诞节。诚如是,我们三个人在冬季之前成功地找到了女朋友。眼看又要到年底了,阿怪还没有找到女朋友,作为室友,我们都替他着急了起来,想起来如果圣诞节的时候我们仨都和女朋友出去了,就他一个人,确实怪可怜的。阿怪一开始对找女朋友这件事情是很热情的,但过了两个星期之后,他就去忙其他事情了。热情褪去,偶尔能看见他一个人蹲在寝室门口抽着烟,一根接一根,我们骂他老烟鬼,他就会笑着说,“我抽的不是烟……是寂寞。”讲到“寂寞”,还故意将“寂”字读成二声。

北京西路口的爱情北京西路口,一个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可是g此时就在这里,他要从这出发,去找他喜欢的姑娘。g其实也不认识这个地方,只是有一天,也许是g发疯了,他没有和任何人说,偷偷跳上了一架去找他喜欢姑娘的飞机。在走之前他只知道一个地址,可以找到他喜欢的姑娘的地址,该怎么坐车,该怎么走,他一无所知,不过有什么关系呢?对了,他还知道要从北京西路口坐车,因为他听她说过在北京西路口等车,人好多,虽然那只是很久之前她的一句无心之言,可是g全部都记得,在她面前,g的聪明没有意义。于是g在买了一份女孩城市的地图,在飞机上翻来复去的看,认真的看每一条路,每一个公园,每一座商场,猜想女孩去过哪里散过步,逛过街,吃过东西。明明g没去过那座城市,可是他在此时已经对那座城市熟悉了起来,仿佛是一个在那里生活过很长时间的人。下了飞机,天刚要蒙蒙亮,机场安安静静,用沉默欢迎g这个远行的故人。g拒绝了机场门口那些热情的司机,按照记忆中模拟过无数次的路线去寻找北京西路口,那个把他带到喜欢的女孩身边的地方。城市很大,人也很多,可是只要想要去找一个人,很认真愿意付出所有去找一个人,不是那么难,虽然女孩没有告诉过他该怎么找她,也没有过准备被他找,可是g还是找来了。g很顺利地找到了北京西路口,没有想象中的曲折,而北京西路口也比想象中的简单,这里只有一班车经过,站牌上忠实的记录了会通往哪里,而女孩就在途径的某一站。而在这一刻,g突然开始害怕,他不怕穿过千山暮雪来小女孩,也不怕找不到女孩,他只是害怕找到了女孩会不知道说什么,我爱你?g曾经看过一本书,上面有这么一段话:“我爱你?一生能对几个女人说几次?说了能维持多久?说了那个后果你怕不怕?你要去抓她的手么?也去抓她的任性她的眼泪她的理想她的初恋情人她将来的情人她一蹬腿弃你而去的悲哀?”自己真的爱她吗?g问自己,自己真的能够毫无怨言地去承担另一个人世界的悲欢苦难,从此成一只被栓上锁链的凶兽,收起利齿,乖乖地守护起了家,外面精彩的世界再也不能独享,也许周末想和朋友出去喝口酒看场球都不被允许。哪怕是这样,自己还是这么爱她吗?g一遍又一遍思考斯腾伯格的爱情三角理论,判断自己的爱情究竟什么成分多一点,是承诺,还是亲密?自己究竟喜欢她的什么,她明媚的语气神情,她清丽的身影还是她给过自己的那些飞扬的时光。很久之前,g和女孩一起坐车,女孩困了,只是说了句到了叫我,就靠在g的肩头睡了起来,g看着身旁熟睡的女孩,突然觉得这班车可以一直开下,永远的开下去,去哪里都无所谓,因为在乎的人在这里,这就够了。可是当第一辆公交车停在身边的时候,g再也没办法思考了,去他的爱情理论。g跳上了车,他什么都不想了,他现在只想去找女孩,在阳光正好的时候,把贪睡的女孩叫醒,看着她匆忙下楼,在她迷迷糊糊带着惊奇的表情里,告诉她,我爱你。

我觉得阿怪这个人是挺不错的,至少人长得挺帅的,也没有什么陋习,能污也能高尚,在寝室也从不和人争些什么。几次想着把学校的老乡介绍给他,说不定能撮合撮合,但他总是表现出了兴趣却没有真正去行动。几次之后,我才从他的眼神里读懂了一些什么:他心里有喜欢的人。

阿怪有喜欢的人,我们现在都知道了。但是他喜欢谁,他也没跟我们讲起。有一天他神神兮兮地跟我说:“我月底要飞回家一趟,最近过得有点闷,回家散散心。”我心里竖起大拇指,“你有钱,你土。”从齐齐哈尔到广州来回两千多块,7000多公里就为了散散心?反正我不相信,应该说,我们都不相信。就冲他前阵子买的海蓝宝石吊坠,一脸花痴的样子,我们就知道他是要带着礼物飞去找心仪姑娘的。我们没戳破,毕竟他不想说,我们也不问。

最重要是看结果。

阿怪去了,从零下五摄氏度的冰天雪地到了零上三十度的暖阳。在一个他回来了后的那个夜晚,他像讲故事一样地对我说起。

他说他订的是经济舱,凌晨两点钟到的广州机场,为了节省开支,他在机场的长椅上过了一夜,广州六点钟的地铁挺冷的,他说,为了衬托他的心情,他还点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烟,接着在烟雾中又骂着自己装逼,尔后继续讲。

下了地铁,就坐着大巴去了佛山。一路上都是绿色的植物,和苍茫的北大荒对比鲜明,他说他真的好想就此待在广州,不回东北了。

他说她要找的那个女孩才刚刚过完了十八岁的生日,说起来也好好笑,之前竟然一直喜欢着一个未成年人,他说她是学医的,学习很刻苦,一年下来的功课是我们的几倍,他卯足了劲决心要找她,要在她生日那天给她个惊喜,不曾想订错了机票,而且该死的经济舱还不能改签。

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吧。他说,说这几句话的时间,他竟然抽完了一根烟,顿了顿,说了句抽烟不能停,神态仿若老司机。

他说他下飞机的时候给那个女孩共享了位置,女孩问他怎么突然回来了,他直接了当地说来见她。女孩说没有心理准备,因为她还要准备下周的局解考试,可能不能好好陪他。

没关系,我就见下你,不会很久的,然后就走,他说。

女孩没有拒绝见他,实际上他很害怕她拒绝,因为他知道女孩知道他喜欢她,一旦拒绝就说明两个人真的没有可能了。这是他第二次去找她,第一次是暑假的时候,他一个人就去她学校找她,就那么突然地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措手不及,哈哈,他笑着,似乎很得意。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